ゆずぎゃみん

「強くなる思いは今までの弱さのせい」➡️reikei

「もしも世界中が君に絶望して雨 今度は僕が傘を差し出してあげたいよ」➡️izmk

👆
ES沉迷 实际上凹敬凹麻绝赞通吃中 担创零麻敬 墙头宗 对左右十分敏感 无差苦手 敬学研究中 对晶学不感兴趣

混乱邪恶的纯西皮喜爱程度:rk>izmk>tmnt=mksh

一边听vk新碟试听一边看高黄米卡宗 宗宗他会不会想打我(沉思

在转移后的专门机构里以小组形式组队来完成王様的选拔 每个unit都是以把自家队长推向王选为目标努力 上神的选拔范围是所有unit里的所有人 包括队长

即使是不以为然的东西后来再仔细斟酌时也怯畏地开始细微颤抖。尽管我心底有多少次会贪恋污浊阴秽的东西,但还是会感到沉重的压抑。然后我就去听你的歌。戴着耳机睡觉。第二天被家长看见训骂不想再要耳朵。可我听到你声音的那一刻却真的是有切实的物具在释散。人真的无法仅依附阴暗面活下去。我想到你所竭力为人所展现的积极正面的样子。

我以为我从未能称为被你的音乐所拯救的人。而事实上当我摸索着意识到你对我的至关重要时,你就早已融入我的心魂了

现在我听着你的声音去考试。我最喜欢的你的歌。

【鱼】モブチョロ(女性mob注意)

本篇为女性mobXcr 注意避雷!!!!!
我是觉得cr的BG也很好吃的 无论是女mbcr还是crcrk还有crnya

mob小姐姐监禁cr为前提 时间轴是cr已经适应了被监禁的生活

最后 请三思而后行


*
被人抚弄额发的瘙痒竟远出于意料内的惬意。六期的手指撩拨几缕碎发试图将它们置于一个最恰到好处的位置时,女性肌肤的柔软质感得以淋漓尽致的彰显。即使并非是能称作「温柔」的抚摩,但却与被同性粗糙厚实的掌心裹覆大相径庭。六期俯下身子,娴熟沉稳地用持在手中的白色发夹固定好那些经常会遮碍自己视线的头发。原本就因为侧躺在异性的腿部而紧张地不自然蜷曲着,但一个突兀的动作显然牵引出更多不安,单纯地因更加清晰的吐气声而烧灼起来。为什么能这么淡定呢,明明是个比自己还要年幼几分的女孩子。还是说自己的表现是在太过于蠢钝稚嫩?啊啊、真是、糟糕透顶。
「…啊,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
印象中自从チョロ松与六期相识以来,到被对方告白以及强制性监禁期间,都是以现在对他说话时这种近似古井无波的声调言谈的。六期有明显的表情变化,能辨识出她的一颦一笑,但却都不夸张剧烈。至少チョロ松接触到的、他所亲眼见识到的六期都是缄默沉定的,遇事果决冷静从未有过丝毫的彷徨失措。对于这样的六期チョロ松尽管发自内心地钦佩与崇仰,却仍旧无法克制面对六期时的惶恐与畏惧。但可喜可贺的是,随着两人交往时间的渐长,这种情感也比最初减少了许些。六期和普通的同龄女性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即使一个极其微不足道的细节也可以被赋予野兽头领般的震慑与无法喘息的压迫。总而言之,六期与チョロ松先往接触过的屈指可数的几个异性迥乎不同。
「有什么需要的东西的话,发邮件就好。」
收整好思绪才恍然发觉对方已经套上大衣走到门口,刚才还触碰过自己头发的那只手随意地搭在门把上。慌忙地跟过去,大脑一片空白,他愣了一阵才把腰板弯曲成十分僵硬的九十度。
「……一、一路走好!」
结果像孩童般将这句话生涩干枯地挤出唇齿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傻子般的行为,马上就羞耻得开启语无伦次模式。チョロ松觉得自己的脸就像国中和高校随堂检测时两颊发烫。啊啊、又是、糟糕透顶。
因此没能注意到六期脸上两个很浅的凹陷。
所以在六期抓住自己迟缓的直腰动作的间隙,平淡地落下宛若空气打到面庞的一吻,就像身体瞬间灰飞烟灭般彻底无法思考了。
女孩子的嘴唇都是这样的吗……?软糯香甜得像草莓大福一样。虽然是没有痕迹的易逝的亲吻,但充盈的酸甜气息却四溢弥散仿佛长久不会消失。
「那么我走了。回见。」
干练利落的背影逐渐无法在视野中探寻到。
到底还是只留下他一人兀自于原地茫然焦躁。
…………。
六期的淡然应该是女孩子持有的态度吗?
チョロ松没有和女性交往过的经历,但少女漫画和杂志小说告知他的却都是女性处于被动方,面对恋人压抑着激动不已的心情,有些拘谨怯涩地凑近心上人的侧脸放轻力度吻上去。可六期那个平淡的告别吻却仿佛接触到皮肤的刹那就会败碎成零屑,只有残余的韵味幸免于稍纵即逝的烟火式悲剧。
然而チョロ松依然只觉得自己的脸烫得和当时的随堂检测时如出一辙。他了解的六期终究还是狭窄的有限的不完整的六期。尽管六期并不避讳谈及自己的过去,可他所掌握的信息还是寥寥无几。为什么会形成现在这样的六期,她本人说过过去的经历对她的影响极大。但仅是普通的同性恋经历就能炼就现今将自己监囚于此的六期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チョロ松摸了摸和嘴唇亲密相触的那一块肌肤,还是不可阻遏地烫得厉害。这个热度、他大概都能融化掉了吧。
也许是第一次产生的想法,在这个并不属于自己的屋子里,想要更深层地去了解那个女孩子。啊啊、这种想法、毫无疑问的糟糕透顶。
总之——先从这些日子里逐日融化的恐惧和这个让自己融化的吻开始吧。他捂紧自己的半边脸颊,渴图能立刻驱散这些该死的热度。
fin

【鱼】おそチョロ

因为听从了政总的意见…!所以把两个鱼拆开上传!

没有确切的梗 但可能有点错地图的感觉 没有弄懂结尾的话欢迎评论!

*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曾尝试过用剪刀进行徒劳无用的自残并觅乐其中。脸颊,脖子,包裹两臂骨架的一层细腻肌肉,都曾流下不可言喻的美妙的鲜红的血液,像是那个人的颜色附着在了自己的身上宛如浓稠的黑麦芽糖胶粘上去无法剥离。

最深的一处伤口是右手虎口下方艰深的猛刺。随着血肉模糊的瞬间病态的快感也犹若拂晓的腥风骤雨中节奏强烈汹涌袭卷而来的浪潮的白沫浪花般散碎虚渺地飞溅到身上,冰凉的感触使他联想到夜空星辰以碎屑大小溅落到身体是的痛楚与幸福。他看着那些红色无法抑制地四溢倾淌没上他视线中的一切,血的腥甜味儿会上瘾,他的口腔逐渐被这种异端的馈赠充斥占据失去意识。他一直以为这样他就能趋近挽回很久很久很久以前他犯下的罪不可赦的错误,能得以用完满作为结局。可事实上没有拥抱也没有只能以空想形式出现的重逢,他的嘴里有的只是自己鲜血的咸腥味。

他在潜意识中将唇齿间渗入的红色拟化成一个小说中常见的吻,并尽可能一直重复下去。在那个伤口处他曾重复地痂上载伤,时间长了就很难再愈合,终于现在重新生出了皮肉留下醒目丑陋的疤。而也在那个身边的同学一下课就会抓死挚友的手窃语疯跑,沉默的少女在搦管温书的同时脑子里思考着在意的少年和周末与友人的出行相约而不安分起来的溢满了腐烂芝士味道的日子里,他蜷缩在距离窗户最远的一张木椅上,无论在何时都竭力避免自己看到窗子或者类似窗子的东西,回到家中迅速拉上窗帘把自己藏掩在规划好的一块个人空间中,看喜欢的偶像的演唱会录像和她参加的综艺节目,往往于最高潮时抄起桌子边隅的剪刀朝胳膊划去。他害怕看到窗户,亦包括其他能够轻易穿过一跃而下的事物。他不止一次被发现即将穿过窗檐毅然跳下,却都止步于目击者的及时强制性阻止而被救下得以苟存性命。到后来他身边的人也无一例外的开始将他视野里的「窗」剔除掉,或者令其尽力远离这个危险品。即使并没有什么太多实际性的作用,但他确实没能在他尚且在年龄上符合纯粹青涩的时光里丧命于跳楼的惨案,可这也无法代表他就此幸免。他早就死了。从他意识到自己是背负极恶罪孽以及流泪忏悔的瞬间,他的存在,他的魂灵,就全部都是虚假的伪物了。

然后直到一个恍惚到他不能确定是现实还是臆想的下午,他仰躺在阳光流泻的地板上,整具身躯浸泡在灿金热灼的光水里越发肿胀,偏头仰视望及那个穿着熟悉到记住衣褶淡痕的红色卫衣的身影,扫过面部氤氲的视线无法穿破的水雾。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光水泡得有些发疼,对方渐渐向自己走近,两手握紧他以往自残时用的红柄剪刀。
他认为自己终于迎来觊觎无数个二十四小时的瞬间了。不如说一直以来他所等待的、他所期盼的就是下一刻即将触发的动作。这是最终追求的唯一完美终结式。
再然后光水浸没艰涩生硬的喉咙随之淹来扼杀时窒息的呜咽,他的涣散视线将茫然与满足混搅在一起,以及透明的「啪」地一声断裂的开关纽带。他倾吐出的无法听见的话语的末音颤抖的同刻,剪刀刀尖的锋芒锐光连同刀柄的赤红竖直刺下。

戳烂现实的噩梦和虚假可怖的伪物。还有凝固的幸福微笑。
fin




おそチョロ

昨天的深夜六十分…!! 想了想之后搬到这里来了 老实说糖果这个题目窝纠结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憋出来个脑洞【 当时在想为啥是糖果而不是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糖的话现成的脑洞就有啊【泣

注意:
人生第一篇oscr 私设乱七八糟的东西众多难过的咱想跳楼【不
cr单向os
总之瞎眼的话对不起了OTZ

以下正文

*
他一向不偏好过于甜腻的东西,包括食物服装饰品,同样涵盖感情。喜欢窝居在温暖的隙角是个例外,因为天生怕寒。但与之截然相背的是自己的兄长对糖分过度的执念挚爱,仿若世界因那零星的屑碎甜味而得以持续运转。作为长期处于五个举止并非十分正常的兄弟中仍旧痴妄坚持涅而不缁的所谓「正常人」,这或许将成为他即便潜心钻研也无法透彻理解的事情。

所以在おそ松笑得一脸无谓把手中的堆成一小撮的糖块塞进他怀里的时候,他也仍旧只能摆出蠢钝的诧异神情。

「………干什么啊。」
他撇嘴,唇线向一侧别扭地歪斜。
「诶?!居然不要吗,这个超好吃的。因为剩了很多所以想给チョロ松你一点呢。」
他能感知到对方肯定刻意做出了失望的表情,甚至红色帽衫的褶皱也紊乱地伪装成不满的一团。松野家的长男向来擅长诸如此类的雕虫小技,只为达到自己令人匪夷所思的目的。这往往出于一种并非刻意自然倾淌的流水温柔,最终蜕化为使自己进退维谷的绝境。

他停顿了半晌,尽管时间并未由此停止哪怕分秒的消逝。
「…好吧,那就、收下好了。」

而届时おそ松眼中的自己面颊上必定会莫名的有绯红突兀地晕染蔓延直到他的视觉神经也被这颜色炙烤得炽热。

*
他对おそ松的感情正如他往先的预料般将身体捆缚拖陷入啃噬神经的迷茫浑沼。挣扎的苦痛艰涩被生硬困难地吞入心腹,他不抱期待地觊觎它们能够在里面缓慢氧化后全部腐烂。而事实也并非如他本来就没有把握的幻想,囤积的垃圾在发酵膨胀日益逼近夹缝间的透明界点。他曾一度非常抗拒把对自己哥哥的变态情感称呼为「喜欢」,像那些调味剂过多的甜蜜蜜的廉价糖果招致自己的无限嫌恶。假设将其定义为「爱」,却又被冠冕悲剧性的默然色彩。但不置可否的是,这滑稽却不可笑的恋情终究会无果结局的延长线上黯然消亡。

他终究不过是个三男,没有如同向往之人那般粗莽的勇敢。作为一个所谓「正常人」,有些话终究无法从唇齿间剥出。

而他现在所渴求的,就是能够加速这份没能授予定义的感情的衰竭的催化剂。

他终究只能达到这种程度罢了。
*
「…嗯?刚刚,おそ松兄さん给チョロ松兄さん糖果了?他明明不是很喜欢吃糖分太足的东西,但那个糖还特别甜。」
トド松不解地瞅着之前把满怀糖果送给松野家三男的自己的长兄。
*
チョロ松观摩着玩弄于手中的雪白糖块,像研究它的分子构成般小心仔细地端详。
果然还是有点迟疑。

「这个超好吃的。」笨蛋长男总是一边嚼着此刻攥在手心的糖果,伴随幸福得要命的表情说出这样的话。
真是、完全搞不透。

他动作轻柔地揭开糖纸,宛若害怕那像被抽筋去骨的纸产生丝微的损毁。糖块在口腔融化滑过喉咙的时候,是令人难受的甜。

而对于这种他无从适应的甜度,他终究不过只能咽下一大口冰水。
FIN